社村共建

全国供销总社刘进喜同志在党建带社建社村共建座谈会上的讲话

发布时间:2017-11-04 17:40:42  访问次数:

我简单说几个观点和感受。第一个感受是领导的重视让人十分感动。从昨天的参观,济南、莱芜特别到临沂,我们一路走来,各级党委领导对供销社事业的重视支持,让我非常感动。我有体会,山东领导都是关心供销社工作的好领导。从这一点来看,山东领导有着高瞻远瞩的眼界,有着开拓进取精神。第二个感受是基层的创造让我惊喜不已。去年10月份,我第一次到临沂、到章丘的时候,为基层创新感触很多;又过了半年多的时间,党建带社建活动已经快速发展,取得了明显成效。第三个感受是效益的显现让我们信心倍增。去年还是个试点、实验,是个创新,没想到今年已经开花结果,初见成效。同时我也有几点想法:

第一:必须发挥党组织的主导作用。要在党的领导下,围绕农村经济社会大局,开展党建带社建工作。要在乡镇党委和村支部的领导下开展这项活动。这是党建带社建最核心、最重要的方面。党建带社建来源于党,通过党的建设带动供销社的建设,所以必须坚持党的领导。这是供销社系统同志必须非常明确的一个基本前提。我们在坚持党领导的过程中,要坚持组织行为,而不是个人行为,因为很多的经济活动是个人活动。所以我们在开展党建带社建活动中,要坚持联合发文,要坚持共同制定实施意见,坚持共同推进。

第二,必须以服务农民为目的,坚持农民利益至上,一切围绕农民、一切服务于农民。而不能仅仅是党组织和供销社的这两个方面的利润划分和利益的再分配。如果不以服务农民为目的,就会造成对农民利益的盘剥。因为我们所有的利润都是从农民那里来的,所以要坚持以服务农民为目的。

第三,必须确保供销社经营主体的独立性。使供销社利益不受损、发展不停止。供销社能有今天来之不易。在计划经济年代下,我们是政府的供销部,基层供销社就是人民公社的供销部,是政府的一个商业部门,因为在计划经济年代我们丢掉了合作制的原则,成为一个行政机构,所以剥离了与农民的联系,当时低价收购农产品,造成了农民的不满。结果改革开放之后,农民抛弃了我们,党委政府不管我们。当时的境况非常惨,那个时候没有人到基层供销社来买东西,老百姓都到新开辟的集贸市场去买东西,供销社的同志拉着车子、布匹、衣服、鞋帽去卖,也没有人要。因为供销社以前高高在上,与农民不是一条心,并且供销社的商品还是陈旧的商品、不是最新的款式,这样造成供销社大批的死亡、垮掉。供销社经过三十年的拼搏,才有今天。到2000年实现全系统的盈利,2002年基层供销社才实现全系统的扭亏为盈。经过十几年的发展,1999年我们全系统销售额4500亿,去年我们突破了25000亿,十三年的时间我们从4500亿达到了25000亿,今年销售可达到32000亿。这十来年我们每年的增幅都在27%30%多,今年上半年我们增幅25%,去年同期是27.6%。但今年上半年的利润增幅达到31%。所以今年年底供销系统会达到32000亿左右,利润在三四百亿。我们的销售额总量在中石化后面、在中石油前面,但我们的利润率很低,因为我们为农民服务,利润点在1%,而中石油在30%多。供销社有今天来之不易,千万不能在党建带社建、社村共建的过程中再使供销社经营主体的地位丢失,使供销社合作制的原则再次丢失。

第四,必须不断扩大工作内涵,提高合作水平,在更大范围、更高层次上,推动党建带社建的开展。党建带社建活动我们毕竟开展的时间很短,从历史长河来说,我们才刚刚起步。如何探讨他的规律、提炼经验,如何保证这项工作的健康发展,下一步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比如说,现在是社村共建,那能不能社乡共建呢?有些地方乡镇的副乡长可以兼任基层社的主任,社乡共建是不是会变成社村共建的一个必然结果呢?这样我们可以进一步加强党对供销社的领导,让这样一个庞大的经济组织,我们有300万人,在职职工、签合同的200万人,但我们影响的人员确不止300万,供销社的农产品经纪人600万人,这些不是我们的社员,但却是我们的工作对象,在更大范围、更高层次开展这项活动,前景无限。

第五,以经济利益为连接,确保政企分开,确保契约执行。要签订契约关系。“亲兄弟明算账”。与刚刚说的保持供销社经营独立性是一致的。本来我去年提出党建带社建的时候,是希望加强我们的弱社建设。供销社系统有三万个乡镇,三分之一的基层社基本垮了,有三分之一乡镇现在经营基本上维持,还有三分之一的乡镇活力焕发、效益很好。昨天看的就是比较好的乡镇,全国各地这样的乡镇都有一大批。本来是想通过党建带社建带动弱的、或没有的乡镇建设,现在看来我们首先应抓好的,实现强强联合,这可能是第一步。今后还应该进一步深化,一般来说,基层社弱,村集体一样弱,能不能下一步进一步深化、把我们这项工作进一步推广?但在这个过程中,必须以经济利益为连接,因为供销社在基层是企业,每一个基层社主任都是企业法人、理事长,严格来说作为一个独立的企业法人,有自主权,是不能直接接受地方党委的领导的。但强行地拉到一起,是希望双赢而不是一方吃掉另一方,首先希望我们党在农村的阵地得到巩固,其次希望供销社的事业得到发展。这样的情况下,必须是契约关系。